匹兹堡的今天会是广东的明天

匹兹堡的今天会是广东的明天

  PPG总部大楼

  文/图羊城晚报记者 许静 发自匹兹堡

PPG,这家全球知名的涂料、玻璃和玻璃纤维、光学产品以及航空材料制造商,总部坐落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第二大城市匹兹堡。

匹兹堡对多数中国人来说不陌生。作为美国著名的钢铁工业城市,匹兹堡有着“世界钢都”之称,是美国钢铁、PPG、亨氏、美国铝业等知名工业企业的总部所在地。厂房密集,烟囱高耸,空气污染,构成了记者来到匹兹堡前对它的想象的一部分。

事实上,它是经济学人周刊和福布斯杂志不约而同评出的美国“最适宜居住的城市”。它是美国城市经济成功转型的典范。

而如今,中国和广东正在发生的转变也和70年代匹兹堡的变迁惊人的类似。 匹兹堡的今天,会是广东和中国发展“转型升级”的未来图景吗?

在PPG公司总部,一座玻璃建造的哥特式“城堡”的顶楼的会客室,PPG执行副总裁J. Rich Alexander接受了记者采访。

记者专访

访谈嘉宾:PPG执行副总裁J. Rich Alexander

羊城晚报:今天来到匹兹堡使我们大为惊讶,没想到世界著名的工业城市匹兹堡是一个如此绿色、优美和舒适的地方,PPG作为这个城市历史发展的见证者,能否告诉我们,这个变化是怎么发生的?

J. Rich Alexander:这个城市1865-1945年的历史令我想起最近20年中国发生的事情。19世纪末,以卡耐基钢铁为代表的钢铁工业蓬勃发展,使这个城市获益。到20世纪初,匹兹堡已经成为美国非常重要的工业城市。

但确实情况慢慢发生了改变。从1955年,这个城市决定要干净的空气和清洁的城市环境,出台了一系列钢铁等重工业发展的规范,新兴的环保产业也出现了,比如空气调节,净化,清洁能源等。到19世纪70年代,钢铁工业开始离开匹兹堡,去日本,韩国,中国,因为这样成本更低,效率更高。与此同时,匹兹堡城市开始从制造中心向服务中心转型。

羊城晚报:匹兹堡的经济结构变化和广东目前正在推进的转型升级有点类似。在工业发展和保护环境之间保持平衡,对此您有什么建议?

J. Rich Alexander:PPG非常支持中国政府在经济结构上做出的调整。目前中国的工业政策在向二三线城市和西部发展,这对中国人民是一件好事,对PPG也是很好的机遇,未来PPG将加强对二三线城市和西部地区的投资。

羊城晚报:中国的十二五规划中提出7%的增长目标,广东是8%。作为一家材料和化工产品制造商,PPG如何看待其中的机遇?

J. Rich Alexander:目前亚太区是我们最大的市场,占全球销售15%的份额,而这个地区内中国是其中最重要的。广东则是我们在南中国重要的增长极,去年我们成功收购了佛山的百润涂料公司,建立了PPG在南方第一个有生产能力的工厂。我们看好南中国的制造能力,我们对中国的战略是还要持续加大投资力度。

羊城晚报:原材料成本的上涨是否也给PPG的发展带来一些压力?

J. Rich Alexander:在中国确实我们面临成本压力,但在全球来看,中国还不是最严重的。对此我们的措施是,积极和客户互动,说明涨价原因,得到认可和理解,另外我们更多从研发入手,推出低成本产品和新产品,减少成本压力。这次全球通胀使PPG放眼新资源,更多原材料,更多的供应商。

羊城晚报:PPG如何看待中国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之间的关系?

J. Rich Alexander:我们相信传统产业目前仍然非常适合中国和中国市场,因为中国经济在持续增长,随着更多人收入提高,越来越多商品被需要,这一区域的制造业的投资会持续好多年。在我们看来,中国传统制造和新兴产业都有很大的空间。

“世界500强看    ”

跨国公司总部行⑥PPG

广东

特别策划

中国入世10周年

许静

(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“羊城晚报”)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公司, 匹兹堡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.